当代草书名家孟庆丰作品专售店

咨询热线: 13213172311

书画知识

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知识

欣然于书法作品

  书法是国粹,是炎黄文化的基石,也是东方形态艺术之母,起源于人类意识交流之初,成熟并鼎盛于农耕时代。五千年来,泱泱华夏追求书艺之人不计其数,痴迷者有之,癫狂者亦有之,散尽千金为一字者有之,脱帽挂冠为研墨者有之。而我欣然于书法作品却在不经意之中。

  上世纪文革期间我完成小学和中学学业,当时小学高年级和初中阶段都开设了习字课,主要是描红,范本是简体字,内容是毛泽东诗词。只是那个年代宣传氛围十分浓厚,而宣传的载体主要是标语和墙报栏,这就少不了大量地使用毛笔墨汁和纸张。市面上流行的是各种美术手册,引导人们如何写黑粗大和五颜六色的美术字。高中在校的时候我参加了学校宣讲队,到工厂和乡村用排笔蘸墨写“坚决反击右倾翻案风”之类的大幅标语;高中毕业回乡后,在生产大队承担各类墙报栏的编辑放大工作,亦写亦画,其字其形说不上什么艺术,只是醒目可辨而已。有一个墙报栏是描述江青在大寨的内容,有字有画,写画相结合,观赏性很强,生产队社员反映很好。我是我们家族头一个高中生,在所在的公社和大队也凤毛麟角,每年春节前夕都要给家族和乡邻写春联,一个腊月要写十天半个月,那是提高我毛笔书写水平的重要环节。1978年我在师范中文专业班读书时,开始临写《曹全碑》,1982年到教育学院进修时,正儿八经临写《灵飞经》。那是我开始真正意义上接触书法,《曹全碑》秀美古朴,《灵飞经》雅致灵动,也是我对于书法一开始的印象。我在学生阶段文化课成绩一直很好,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在所工作过的单位承担的都是主要业务和行政工作,加之我业余时间还搞一点文学创作,经常有作品见诸报纸和期刊,书法对于我来说不算是特长了。再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书法还不为基层所重视,人们一味的追求物质财富,展示书法的载体和机会极少。因此,许多同事、同学和朋友不知道我还有一定书法基础。随着岗位变动和职务升迁,对于书法只是偶尔读读法帖,操练基本停止,一段时间便笔枯墨干了。

  人到中年的时候,通过运动保持身体健康的任务迫在眉睫,选择什么样的运动形式并使之持久十分重要,跑步、游泳、打球都可以,也是多数人选择的形式。不知何故,我认为练习书法也是一种很好的健体运动,历史上众多书法家都是长寿之星。近年来有健康学者研究表明,书法作为运动形式同时可以刺激人的左脑和右脑,是抽象和形象运动的结合体,特别适宜中老年人活动。每天用100分钟时间,直身,站立,悬腕,提笔,在毛边纸、书画纸、宣纸上,竖行,横行,弯勾行,上下运气,舒展肢体,凝心聚神,且不要求场地之大,也不要求合作伙伴有无,身处斗室,敞亮窗户,其间还有一两盆绿色植物点缀,如此运动,何不欣欣然也。大约2000年左右,也就是我40多岁的时候,每天早晨因为运动而促使我又一次与书法近距离磨合。一开始颜真卿、柳公权两位是我的主宾,对话交流、真诚相见,起初多是话不投机,眼不顺意,抵触之处频频发生,所涂画的纸张乱七八糟,混乱不堪。随着时间的推移,交情的加深,心手渐渐顺畅,指画间节奏、气息和运势开始显现。2009年我患有严重的胃病,酒不可开喝,肉不可多吃。一位老中医在给我开药方的时候,加了一味特殊的药,即是每天提笔收腹写小楷20分钟以上。于是我把原来的作息表提早了半小时,从王羲之《黄庭经》入手,反复与智永千字文交流,偶然对话赵孟頫和董其昌的作品。五年时间,每天用半小时,向圣人作揖,仰名家之鼻息,心追手摩,饮用之草药早已弃之,临写小楷之习惯已然养成,胃先生也健健康康,重返酒肉之战场。我之于书法,全然在于健体疗病之中,书法权当作分健身器,或心灵汤药。

  近年来,随着国学大行其道,书法升温速度飞快,学生、职员、学者、企业主、官员趋之若骛。一些读帖不熟眼,临帖未熟手者,草率涂鸦之作,便随处参展,污人眼球;一些刚入其道,粗通一点笔法之人,迫不及待,用钞票铺路,登上大众宣传刊物,标其书法名家、书法大师。把书法作为门面,作为脸谱,作为台阶,作为银行卡、提款机者比比皆是。许多人为了获取一个什么什么会员资格,不惜献金献物。其实书法只是工具,或者是古人表情达意的手段,它没有具体化的标的,不应是人生追求的目标。孔子只是把书归为六艺之一,是实施仁政的手段;封建社会的文人政客也只把书法作为雕虫小技,充其量用于业余消遣。书法唐朝以前称书道,现在日本人也任然称为书道。法者,强调的是笔法和技能,要求合乎法度;道者,强调的是笔意和境界,要求合乎规律。当然,北宋以后,法和道用在书写方面,这两个字便可以互义了。我认为,书法只能是,也仅仅是引导人们走向心身怡然的一条路径,践行其道者,只有遵循规律,心无杂念,才可往行其中,乐在其中。

上一篇:书法入门:行书艺术

下一篇:书法艺术 让灵魂沉静